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aya's lolita room

The shadow of the days

 
 
 
 
 
 

木暮人国际映画祭2013作品募集说明

2013-5-22 23:01:06 阅读202 评论0 222013/05 May22

木暮人国际映画祭2013作品募集说明 - Saya - Sayas lolita room
 

木暮人国际映画祭2013作品募集说明

作者  | 2013-5-22 23:01:06 | 阅读(20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二十七 不会带礼物求人办事的旧书

2012-1-24 10:51:55 阅读138 评论0 242012/01 Jan24

“圣女选择人?”王镇长看着我,想从我脸上找出点什么。
“怎么了?王...师兄。”我摸不清他的目的,赶紧改了口。
“我现在是图书管理员,你就这么叫我吧。”他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就像我叫你——圣女选择人。”
他似乎在努力的平复心态,可他的情绪波动依旧让我安心下来,有情绪,就不会太像是有预谋和陷阱。
我苦笑:”这是教长指定的,怎么说,各司其职?”
“我问你。”图书管理员附下身子,低声的问:“杨先生,你被洗脑了吗?”
一句“杨先生”叫得我一阵恍惚,差点想不起来那是我针对他们编造的一个身份。
于是我安了安心神,镇定自若的反问道:“那么王镇长你呢?”
他听到我恢复了称呼极为受鼓舞,满面红光,仿佛这句称呼揭开了他身上的封条,挥发出陈年老窖的浓郁飘香。
“杨先生,我信任你。”王镇长直了直身体,“我试过了,这地方比我想像中广阔,小镇之外还有果园、树林、山丘、田野。光凭我们的脚力,很难在被发现以前逃出去。”

作者  | 2012-1-24 10:51:55 | 阅读(13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暂停更新一次,为老五写一篇日志。

2010-12-25 15:11:08 阅读163 评论4 252010/12 Dec25

平安夜醒来,圣诞节的清晨走出房门来到大街上,打开手机QQ,发现川音同学所有的签名都换成与你有关。老五,距离上次大家几天都以你为中心话题的那段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年了。从那段时间所有的人发疯似的给你凑钱,想点子,找媒体,募捐,从山东的媒体找到东北,又找到云南,又找到四川,又找到北京。从天涯到猫扑,到人人,到豆瓣,到QQ空间,到百度贴吧。从你的母校到你的家乡,到那些跟你毫无瓜葛除了同情找不出任何理由要给你捐钱的陌生地方,陌生人,到那些觉得你有炒作新闻价值,商业宣传价值的媒体,企业。我们想尽了一切的办法,却又在毫无办法之下,渐渐放下了你的事情。

那天我还穿着薄外套,下着淅沥的春雨,在学校为你募捐的时候给那些学弟学妹们鞠躬,今天我已经穿着厚厚的冬衣,独坐在公车上打电话打听你的事情。这一段时间早已物是人非,当时为你一起出谋划策的人,或许已经各分东西,为你流泪的人,早已嫁作人妇

作者  | 2010-12-25 15:11:08 | 阅读(163) |评论(4) | 阅读全文>>

十五 怡然宾馆的黑色高跟鞋

2010-10-9 1:57:15 阅读197 评论11 92010/10 Oct9

”没错,我打算投资乌鸦茶。“我不负责任的说道。
”哎呀杨先生,那你算找对了地方了!“旁边的小伙子忙不迭的接上我的话,王镇长不露声色的盯了他一眼,他立马闭嘴,识相的找暖水瓶给我续水。
”杨先生准备怎么个投资法呢。“王镇长明显老江湖得多,继续探问我的来意,不露出自己的底牌。
”本地有多少茶农在产?”
王镇长稍微想了一想,虚虚实实的答道:”都是散户,基本是农民自己在种,不过因为是本地特产,所以起码也有百来户的。“
我听闻后缓缓点了点头,略作思考状。
王镇长深深的打量了我几眼,估计心里盘算着着我的家当。既如此,便再吓吓他。
我摇摇头,沉吟道:“太少。“
”还不知道杨先生您是……”正给我加水的小伙子见我口气这么大且并不友善,适时的打断我的话帮镇长打听我的具体身份。

作者  | 2010-10-9 1:57:15 | 阅读(197)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十三 可以吃的宠物猪和它叫“饼”。

2010-8-28 8:34:04 阅读236 评论4 282010/08 Aug28

“好啊,獐子腿,这个佛头菜,老板娘再送个汤吧。”去陌生地方吃陌生食物算是我的爱好,即使那地方糟糕透顶,只要食物独特好吃,必然也会让我留下不错的印象。
“好咧,送个素菜汤,两个人的饭?”指我和小三了吧。
“是啊。筷子给烫一烫。”
随即老板娘转身叫人给我倒茶,入了厨房张罗。
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提着与她不协调的大茶壶过来,另一只手抓了两只玻璃杯,悉数放在饭桌上。她先垫着脚提着茶壶给两只杯子倒入一点滚烫的茶水,认真的涮了涮,随手倒在地上,再满满的倒出两杯热气腾腾的茶。
小姑娘走后,我将其中一杯挪到自己跟前,看样子是刚泡的茶,水色浅得有些泛绿,茶叶尚有几棵竖立着漂在水的中层,随着水倒入杯子时造成的小漩涡打着圈圈,这不同于城市普通小饭店的茶水,刚凑近便闻到植物应有的微微涩味。小心的吹吹凉,泯了一口,只觉得香味沁入心脾,除此,有很明显的苦涩味,混入嘴中失去踪影后,又觉得满嘴的回甜。

作者  | 2010-8-28 8:34:04 | 阅读(236) |评论(4) | 阅读全文>>

十 麻烦的小三

2010-8-2 23:15:38 阅读138 评论13 22010/08 Aug2

 

我的手机在我从重庆出发,登上火车之后,从未响过。

连广告和骚扰都不曾有过。

我慌乱得在床上四处乱抓,直到它响到我心里都不太慌了,才在梳妆台上找到。

一个陌生的号码,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来电软件显示是四川的用户,我在四川认识的什么人换号码了吗?

或许和失踪的她有关?心念一动,按下了接听键。缓缓的将手机放在耳边,并不说话,等待着那边的声音。

“那个。”怯生生稚嫩的声音,搞了半天原来是她,打给我干嘛,她不是就在楼下吗。

作者  | 2010-8-2 23:15:38 | 阅读(138) |评论(13) | 阅读全文>>

八 你好, 尼莫拉

2010-7-26 22:45:04 阅读119 评论6 262010/07 July26

八个小时。

 

期间,我们曾因为不得不起身的事情,变换过几次位置,偶尔一起点燃一根烟,之间的话很少,时不时会说几句,然后各自扭头看窗外,或者看着自己的手机。

作者  | 2010-7-26 22:45:04 | 阅读(119) |评论(6) | 阅读全文>>

六 好像从未存在般的消失和抽假烟的少女

2010-7-7 19:25:53 阅读130 评论10 72010/07 July7

女朋友失踪了。

一个月前,招呼也没打的背起背包出门,从此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从她带走的东西来看,她没有准备从此不回来了。

作者  | 2010-7-7 19:25:53 | 阅读(13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五 两个说话声音会突然变得很轻的人

2010-7-6 0:14:13 阅读210 评论10 62010/07 July6

我身在漆黑中,脑子里飞快的想了很多。人在视力受阻时,身体其余的感官功能会瞬间灵敏很多。我没有往前迈步,竖起耳朵分辨周边的一切声音,全身紧绷。

可我的这番状态并未持续多久。

周围迅速的光亮起来,是个短隧道。我保持着紧绷的可笑摸样回到可见的世界里。周围的一切压迫都像是在嘲笑我。

作者  | 2010-7-6 0:14:13 | 阅读(21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四 诺瓦克夹在厚厚的帘幕中间和世界一片漆黑。

2010-7-3 6:51:00 阅读117 评论10 32010/07 July3

说是孩子,不如说是少女。

 

作者  | 2010-7-3 6:51:00 | 阅读(117) |评论(10) | 阅读全文>>

三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和对不起尼莫拉

2010-7-2 3:42:02 阅读157 评论5 22010/07 July2

怎么开口?

我将手肘撑在窗户上,手指放在嘴边。我一向不擅长跟陌生人搭话,尤其是对年轻女性,担心会被认为是故意搭讪色迷迷的人。思虑间,我不停的喝水咽饼干,还不停的拿出手机看时间,仿佛和谁约好不得不赶紧去的样子。火车依旧不管不顾的向前行驶,我离想去的地方越来越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在mp3上点下停止键,取下耳机。最终还是要问她。

火车正好进入漆黑一片的隧道,白天的话是不会开灯的,窗户玻璃上霎时倒映出一片白色亮光——她的手机屏幕。我分神转头看过去。

看样子,似乎是在编短信,具体写的什么看不清,也不好意思去看。或许发给男朋友吧。这种时候,如果问:请问这列车是不是改道了这样奇怪的问题会让她本来幽思缠绵的心情受影响吧。我决定还是等等,至少当她放下手机的时候。

我便是这样一个不断给自己找借口,可以让自己暂时不去做不想做的事情的人。直到拖到不得不做的时候才会去做,等到那时候,或许已经做不好了。

作者  | 2010-7-2 3:42:02 | 阅读(157) |评论(5) | 阅读全文>>

二 察格拉和桃红色背包

2010-6-30 7:32:57 阅读152 评论7 302010/06 June30

竟然睡着了。

睁开双眼后,我刻意保持身体的其他部位不发生位移,然后一点一点的搞清楚发生过什么。 身体在座椅上向窗户方向倾斜,头耷拉在离窗户5公分的距离,却并不挨着,双手自然的下垂搁在腿上,右腿有明显的酸麻感,耳塞依旧牢牢的在耳朵里,只是音乐早已不知为何停止了。写信用的签字笔掉落到地上,笔盖和笔身分开着靠着车厢的墙,而桌面上……

桌面上,并没有信。

除了盛放垃圾的铁盘,什么都没有。

在确定一切可能之前,我并不会慌乱。稍微试着动了一下,右腿和肩膀的酸麻愈加强烈,查看了铁盘底下,桌子底下,身后,没有信的痕迹。 车厢里不会有能刮起信纸的风,在火车入终点站前,也不会有列车员过来打扫桌面的垃圾。 其他人?

我意识到了什么,用依旧朦胧的视野审视除自身以外的空间,结果让我的脑子霎时空白了许久。

车厢里空空

作者  | 2010-6-30 7:32:57 | 阅读(152) |评论(7) | 阅读全文>>

今天

2010-6-22 18:18:16 阅读80 评论2 222010/06 June22

今天情绪不好。生理期到了。被我刺到的人不好意思。先道了歉,一会儿被刺的时候我就不会内疚了。

作者  | 2010-6-22 18:18:16 | 阅读(80) |评论(2) | 阅读全文>>

吃蛋

2010-6-9 0:18:40 阅读87 评论5 92010/06 June9

“番茄鸡蛋汤能放过夜吗?”冯老板上身穿着上班时候的衬衣,下身穿着晚上跑步的短裤,站在客厅与厨房之间问我。

“番茄不能过夜。”听静妹儿说过,所以我自信又高大的回答。

“啊,那~~~”他想了半晌。电视里的新三国已播完,快乐男声正在唱情歌。

我准备挪动刚吃饱的身躯,“进房间去看看QQ。”我想。

冯老板把已经端进洗碗槽的汤锅又端回了饭桌上,手里多了一双筷子。

我暂时没能起身挪动,不解的看着他。

他熟练的摆了一个躬身的姿势,将汤锅放在下巴下面,犀利的用筷子捞里面的蛋。

嘴里呼呼的吃掉,同时筷子寻找下一夹蛋。

“你~~你干嘛?”我被震慑了。

他露出兔子吃白菜时候的表情笑而不语的看着我,等着被我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掉入了他的陷阱,不可阻挡的笑了起来。

作者  | 2010-6-9 0:18:40 | 阅读(87) |评论(5) | 阅读全文>>

选择

2010-5-24 6:47:00 阅读89 评论3 242010/05 May24

这篇日志我写了又删掉,写了又删掉。

实在无法言说自己此刻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想起《猜火车》的那句台词,关于选择的那句。

人每天都在做很多选择,而这些看似细碎毫不起眼的选择,却一个个的汇聚起来,慢慢的组成一个庞大的生命过程。

换句话说,一个人的人生,是由很多个细微的选择不停的改变不停的变化所决定。最终变成生命最后的那个样子。

想起大学时期《罗拉快跑》,老赵问我,张栩扬你觉得这部电影怎么样,我说电影他们都说得差不多了,但是我挺喜欢一个选择改变人生这个概念的。选择做一个简单动作,或不做,最终的命途走向就截然不同。

看似微妙,可所有的选择并非全无规律,全然依靠人的运势。就像在水里成群结队游动的密密麻麻的鱼群,都有一个领头的头鱼,头鱼往上游,鱼群就跟着往上,头鱼突然改变方向,鱼群也毫不迟钝的迅速转变

作者  | 2010-5-24 6:47:00 | 阅读(89)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圈子列表加载中...
 
 
 
 
 
 
 
 

海外 日本 天蝎座

 发消息  写留言

 
E-Mail zxyhome86@hotmail.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Saya的小电台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